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4 邂逅
    青越没有回他,显然有些心不在焉。大慈恩寺再热闹,也敌不过逍遥自在对他的吸引。

     好在这几年他四处游走,府上都未曾干涉,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回来,他还走不走得掉。如此一想,青越不免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 余光扫了一眼身侧的好友,青越难得开口揶揄:“且不说我,单说是你,走得了么?”

     萧锦臣闻言神色一黯。

     逍遥快活了几年,家里没少捎过信催他回京,却被他一一搪塞了过去,这一次……还真不知能不能再任性一走了之了。

     萧家虽不是王公贵族,却也算得上大越国数一数二的富贾,在喧嚣繁华的盛京占据了一席之地。随着萧家产业越做越大,父亲萧衍曾多次书信传自己回京,希望自己能代为掌管萧家部分商行,可往往都被自己以年纪尚轻还需要历练的借口推脱了。

     而青越是丞相家嫡子,丞相青睿在朝野内外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是以,青越也是备受关注之人。

     如今他们二人偕同回京,却不知究竟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 “罢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     萧锦臣一脸释然的笑意,青越却从中窥出几分怅惘来。

     大慈恩寺人很多,熙熙攘攘、摩肩擦踵。青越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喧哗,趁萧锦臣四处游荡的时候往后山走去。习惯了纵马驰骋,自在逍遥更适合他一些。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月儿跟着叶茗欢走了一路,专挑人多的地方走,左弯弯右绕绕,果真是将身后那四条尾巴甩掉了。

     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几眼,月儿心里有些没底:“小姐,咱们就这样丢下他们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叶茗欢顺着她的视线瞥了一眼,不以为意:“你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回去。”那四个人只是被她甩开了,又不是弄丢了,找不到她和月儿,他们还不会回府吗。

     叶茗欢根本就不担心。

     月儿还想说什么,却被叶茗欢一个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 月儿这才发现,小姐似乎与之前有些不一样了。可要说哪里不同,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无奈嘟哝几声,月儿认命地跟着叶茗欢往大慈恩寺挤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大慈恩寺进进出出的都是老幼妇孺,很少会有男人在此处逗留,更何况是卓尔不群的男人。

     不知是叶茗欢太过敏感,亦或是这人太过挑眼,她才绕过人群往罗汉堂方向去,便见着一个青衣男子正往后山方向去。男人一身青衣,身形颀长,黑发玉冠,别有风骨。此时正背对着她,闲庭漫步般走着,半点不受这边的喧嚣影响。

     月儿见她要跟过去,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朝那条小径努了努嘴:“小姐,这边地处偏僻,恐怕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 见她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,叶茗欢有些无语,她已经后悔将月儿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听说这里的平安符很是灵验,月儿,你帮我求一卦。”

     见她不放心自己,叶茗欢只得敷衍道:“里面人太多,我在这儿等着你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 月儿有些踟蹰,叶茗欢轻轻推了她一把,这才将这粘人的丫头打发走。

     叶茗欢自然不会真的站在这里傻等着她,待月儿踏入大雄宝殿的那一瞬间,叶茗欢松了一口气,抬步朝一旁的幽径上走去。

     青越听力过人,在叶茗欢闪身步入通往后山的甬道时,他便已经有所察觉了,但起初也只当是香客随意游走,却不想那人一直跟着自己?莫不是自己才回京便被人盯上了?

     借着转身的空隙,青越眼睑微阖,视线顺着后山入口处探去,入目却是一道玲珑的女人身影。

     青越皱了皱眉,觉得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,但看着那人仍旧一路尾随,心中的怀疑便也愈加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 拐角便是寺庙后院,青越避身一闪便消失在拐角处。叶茗欢一路跟随过来,却一转眼不见了人影,不禁心生疑惑:她不过是对此人身份略感好奇,这人却好似心中有鬼一般,行为鬼祟,莫不是什么宵小之辈?

     此时已到午时,日正当空,空气里的湿气已消失殆尽,逐渐变得闷热起来。

     “青越?”萧锦臣本是四处观赏,却不想一扭头就不见了青越,这才从大雄宝殿里出来,在周围逡巡起来。

     此处偏僻,叶茗欢没想过还会有人来,听声音似乎还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 待看清来人,叶茗欢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 “萧锦臣?”

     “叶小姐?”

     显然,萧锦臣是认得她的,但是,萧锦臣听到她准确无疑地叫出自己的名字时,眉峰却是蹙了蹙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认得我?”

     叶茗欢一愣,她当然认识萧锦臣。她在嫁入誉王府之前,曾在萧家经营的醉仙楼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只不过那时,她已冠上赵襄未婚妻的头衔,若真按前世的轨迹推算起来,那也要等到四个月之后他们才算真的认识。

     将萧锦臣的疑惑看在眼里,叶茗欢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怎么会孤身一人在此?”萧锦臣见她身边并未有侍卫跟随,随口问了一句。叶茗欢他不是很熟,但多多少少有些印象——被叶将军捧在掌心的人,谁能不惦记着。

     随意扫了一眼四周,这里除了她与萧锦臣两个人,当真没有第三个人,想必之前那人应当已经走远了。叶茗欢失了兴致,也不打算多与他寒暄,淡淡道:“与丫鬟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 萧锦臣对她的态度似乎有些意外,却又想起方才他从大雄宝殿出来的时候,一个紫衣小丫头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四处找人。

     “叶小姐要找的人应当在那边。”萧锦臣拧身抬手往身后一指,笑得很是自然。

     叶茗欢颔首致意,脸上淡淡的疏离让萧锦臣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 目送着叶茗欢离开,萧锦臣站在原地没动。须臾,一身青衣的青越便出现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 “叶家小姐,似乎与传闻中的不一样。”见他出来,萧锦臣喃喃道,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 青越不置可否,但心中难免也有些疑惑。传闻叶家小姐貌美亲和,可如今见了,似乎与传言有些南辕北辙。他方才没与这两人站一起,但从他隐匿的角度,分明能看出她眼里的淡漠与防备。

     没想到,这才刚回京,就遇上了一些好玩的事情。